上海众博贸易有限公司
HHH拉链厂商联系电话销售主管 徐斌 137-6187-5131  |  021-67686358 分机 8008HHH拉链厂商联系邮箱Eason_xu@hhhzipper.sh.cn HHH拉链厂商服务时间7×24小时
热点资讯 /
热点资讯
英国高街神话Topshop破产,或将被Boohoo收购
作者:HHHZIPPER拉链上海营业部    发布于:2020-12-04 20:27:10
摘要:硬撑了近3年的英国快时尚标杆Topshop最终还是走到了破产的地步。 据多家英国媒体报道,旗下拥有Topshop、Topman等快时尚品牌的Arcadia集团已在英国申请破产,任命德勤为联合管理人,为旗下品牌寻求一个或多个买家。这标志着该集团老板Philip Green爵士的时尚事业正式结束。

原创 周惠宁 LADYMAX

硬撑了近3年的英国快时尚标杆Topshop最终还是走到了破产的地步。
据多家英国媒体报道,旗下拥有Topshop、Topman等快时尚品牌的Arcadia集团已在英国申请破产,任命德勤为联合管理人,为旗下品牌寻求一个或多个买家。这标志着该集团老板Philip Green爵士的时尚事业正式结束。
Arcadia集团首席执行官Ian Grabiner表示,破产对于所有同事以及供应商和许多其他利益相关者而言都是难以接受的,但疫情的发生导致旗下品牌大部分门店长时间关闭,对业绩造成了严重影响,因此当下的首要任务与管理团队紧密合作,以把损失降到最低。
除Topshop和Topman外,Arcadia集团旗下还拥有Miss Selfridges、Burton、Outfit、Outfit Kids、Dorophy Perkins和Evans等品牌,在英国经营着444个零售店,在国际市场拥有22家门店。
为了应对疫情,Arcadia集团今年初就一直采取措施开源节流,先是高管被减薪25%至50%,随后停业门店的员工也被迫暂时休无薪假期,集团现有的1.3万名员工中有9294名处于休假状态。
截至目前,接管Arcadia集团的团队暂未宣布裁员计划,并表示12月2日英格兰解封后,门店会照常营业。Ian Grabiner则强调旗下品牌的电商平台也已全面投入运营,会继续为合作伙伴供货。有分析预计,Arcadia集团退休金赤字将达3.5亿英镑,需要出售旗下的零售物业和品牌来获取资金,或Philip Green爵士本人来填补。
实际上,业内对于Arcadia集团走到这步并不意外。从2018年开始,该集团就一直濒临破产边缘,关于Topshop将被出售的消息不断传出,疫情只是压倒骆驼的那根稻草。

 

除Topshop和Topman外,Arcadia集团旗下还拥有Miss Selfridges、Burton、Outfit、Outfit Kids、Dorophy Perkins和Evans等品牌

令人唏嘘的是,Arcadia集团核心品牌Topshop在英国的服饰零售行业中算是少有的成功案例,一直以来是英国高街时尚的重要支柱,占据着各城镇的主要购物场所。与Zara、H&M不同,极富原创精神且在全球有着极强DNA的Topshop甚至成为了很多女性的信仰。
Topshop创立于1964年,目前属于英国最大的服装零售商Arcadia集团,Arcadia集团于2002年被Philip Green爵士以8.5亿英镑收购。目前他妻子Christina Green实质控制的Taveta Investments公司拥有Arcadia集团75%的股权,另有25%的股权于2012年被美国私募基金Leonard Green收购。

 

图为Arcadia集团老板Philip Green夫妇的业务矩阵

得益于明晰的定位,Topshop迅速成长,被作为独立品牌运营短短两年门店规模就达到55家,年利润100万英镑。1999年,Topshop迎来首位品牌总监Jane Shepherdson。
在她的引导下Topshop成为最受英国消费者喜爱的时装品牌,品牌位于伦敦牛津街的旗舰店每周吸引着20万名消费者光顾,码数众多且用料舒服的牛仔裤是Topshop标志性的产品,高端系列“Topshop Unique”以及和明星Beyonce合作的Ivy Park系列颇受好评。
不过随着传统快时尚行业日渐饱和,消费者的更新迭代,以及互联网购物的普及,Arcadia集团销售额在2011年达到26.8亿英镑的巅峰后,就开始走下坡路,2018年进一步跌至18亿英镑,更录得史无前例的1.69亿英镑亏损。
2018年11月,Topshop关闭天猫旗舰店,正式退出中国市场,在此之前该品牌在中国内地并未开设实体门店。随后Beyonce也决定收回Ivy Park的控股权,并于2019年4月与adidas达成新的合作。今年10月,Topshop位于香港中环皇后大道中泛海大厦的旗舰店正式结业。
由于对Topshop和Topman的前景感到失望,曾在Burberry担任首席商品官的Paul Price于去年底辞去了Topshop首席执行官职位,搬回美国生活。Leonard Green也于去年将其在Topshop 和Topman中的25%股份以象征性的1美元出售给Arcadia集团 ,并退出了董事会。
Philip Green爵士个人也身陷囹圄,从2016年起先后陷入拖欠养老金、性虐待和种族歧视手下员工等丑闻,英国大众多次呼吁官方剥夺Philip Green的爵士头衔。
业绩连年亏损下滑,Arcadia集团现金流愈发吃紧,门店网络过于庞大、产品设计老化以及触电过慢等问题在近两年进一步被放大。在快时尚整体大环境不佳的情况下,该集团于去年5月就向债权人发送了自愿破产协议CVA提案,内容包括关闭57家门店、削减租金和养老金等。
受此影响,市场对Arcadia集团供应商的担忧也在加剧。今年2月底,保险公司Euler Hermes已决定进一步降低Arcadia集团的信用保险额度。信用保险额度是供应商给零售商提供产品的信用保障,该额度的削弱使供应商不愿意给零售商提供产品或要求零售商提供预付款。
据消息人士透露,Arcadia集团现在还有价值2.5亿英镑的发票未付,债权人为发票保险公司Nimbla,该公司主要为Arcadia集团合作的中小型供应链未能及时支付的欠款提供担保,目前看来他们的欠款已无法收回。
Nimbla首席执行官Flemming Bengtsen直言,Arcadia集团的倒闭将产生连锁反应,并威胁到供应链下游的数百家小型企业和工人。
Euromonitor的时尚和奢侈品分析师Nina Marston表示,从宏观趋势到Philip Green爵士个人行为,都是令Arcadia集团走向衰败的原因,“疫情的发生只是导火索,关键还是没能跟上市场和消费者的步伐。”
把Topshop带到巅峰的幕后功臣、原首席执行官Jane Shepherdson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Arcadia集团沦落至此,与疫情发生后没有及时向线上转型有关,“Philip Green爵士从未重视过线上业务,他根本没有在这一领域进行任何投资,这导致消费者在门店恢复后也不知道有什么可买”。
无独有偶,另一英国快时尚New Look于8月提出了三年内对其资产进行第二次重大重组的计划,试图通过销售交易或替代性资本重组交易来减少债务负担。
尴尬的是,尽管一些当事方对New Look的某些资产表示了兴趣,但并没有出价,该品牌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投标书,或需要考虑不利的替代方案。此前New Look特别任命Arcadia集团采购主管Helen Connolly为首席商务官。
男装零售商End Clothing则在聘请高盛为其寻找新投资者后,收到了Cinven和General Atlantic Partners等私募基金的要约,交易估值约为7亿英镑,或成为今年疫情期间规模最大的服饰品牌股权交易之一。
End Clothing由Christiaan Ashworth和John Parker于2005年创立,初始资金仅4万英镑,目前已拥有约360万活跃客户,并与500个品牌建立了合作关系。
Jane Shepherdson预计,最终Arcadia集团会被Boohoo等在线零售商收购,届时将关闭大部分线下门店。另有消息称Frasers集团所有者Mike Ashley于近日向Arcadia集团提出了一笔5000万英镑的紧急贷款,但遭到了拒绝。
GlobalData高级零售分析师Chloe Collins补充道,对于Arcadia集团而言,最好的结果是把旗下品牌单独出售,Topshop和Topman无疑将最受欢迎,同样认为Boohoo是最有可能赢得竞购的买家,因为Topman有助于该线上零售巨头提升在男装领域的份额和影响力,Boohoo也能帮助Topshop和Topman在社交媒体上发挥最大优势。
Chloe Collins还表示,Miss Selfridges也非常适合Boohoo,但需要和后者的其他品牌区分开来,Dorophy Perkins和Burton则有可能会被Next或马莎百货收购。
他们的猜测并非空穴来风。

Boohoo已成为当前英国时尚行业中的最大一匹黑马。该品牌由Mahmud Kamani和Carol Kane于2006年在英国曼彻斯特创立,主要发售自有品牌的服装、鞋履和配饰,核心消费群体的年龄为16至24岁。Kamani家族经营服装生意超过30年,曾是Primark和Topshop等品牌的供应商。 


在截至2020年2月的财年,Boohoo收入同比增长44%至12.3亿英镑,超过公司预期的40%至42%,税前利润为9220万英镑,而2019财年的税前利润为5990万英镑。国际部门收入猛涨51%,占总收入的45%。截至2月29日,Boohoo集团在全球所有品牌的活跃用户约为1400万。 


今年5月,Boohoo以每股340便士的价格配售了约5800万股股票,共筹集1.98亿英镑,所获资金将用于收购新品牌,以扩充旗下产品组合,一个月后便宣布已斥资525万英镑的价格从Hilco Capital手中收购了Oasis和Warehouse两个品牌的在线业务,这两个品牌在疫情期间因线下门店停摆而遭受了严重损失。
Boohoo首席执行官John Lyttle认为,疫情之下全球时装行业将出现众多机遇,集团将借收购继续扩大在欧洲和美国的业务。对于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Boohoo持乐观态度,表示公司有能力继续颠覆全球时尚市场。金融时报评论早前也称,Boohoo是一个善于收购不良资产的精明收购者,该公司通常还将10%左右的利润用于营销。
深有意味的是,Boohoo在英国本土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ASOS、Joules和WHSmith也筹集了资金,不过目的是度过疫情难关。ASOS于4月初以每股1560便士的价格配售了1600万股新股,共筹集约2.47亿英镑,占公司总股本的约19%,主要买家为大股东丹麦时装零售巨头绫致集团。
在残酷的商场上,新老更替本是常态,Topshop、New Look的相继沦落,宣告着只靠传统经营方式就能赢得消费者的时代过去了。

当疫情暴露了Zara、Topshop等传统快时尚品牌的弱点,也真正将Boohoo、ASOS这类超快时尚推向了主流舞台。这些曾经的“新物种”,正谋划着通过收并购动作对主流市场进攻。
新时代早已无情地开始了。


联系我们

销售主管:徐 斌 先生

Phone:137-6187-5131

Tel:021-67686358 分机 8008

Fax:021-57686095

E-mail: Eason_xu@hhhzipper.sh.cn

上海市松江区千帆路288弄2号(G60科创云廊)1201室

沪ICP备17019147号


上海众博贸易有限公司

产品分类